最热
搜索

代孕市场野蛮扩张背后:走不出的法律困局

2018-11-13 14:01      来源:哈啰代孕
一面是庞大的不孕不育患者和失独群体和可以改变人类繁衍方式的先进医学,另一面是具有生育能力却收入微薄的贫寒女性和渴求更高物质回报的医护人员和嗅觉灵敏的代孕中介,近些年,中国的代孕市场野蛮扩张,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代孕王国。
 

代孕,在为中国庞大不孕不育人群带来“生”的希望的同时,也对人们的生育观以及法律、伦理、道德提出了挑战。

庞大的不孕不育患者和失独群体,被认为是代孕存在的基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数据显示,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不仅是高龄孕妇,在工作压力、普遍的晚婚晚育、环境污染等背景下,中国适龄产妇的不孕不育患病率也大幅增长。中国人口协会2013年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国内不孕不育人数约占育龄人口的12.5%,这意味着中国不孕不育患者人数已超过4000万。
 

面对数量庞大且不断增长的不孕不育人群,包括人工授精、胚胎移植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让这一人群看到了生育的希望。旺盛的需求以及丰厚利润吸引着越来越多代孕中介加入,甚至出现了跨区域、集团化运营的大规模中介机构。代孕行业的竞争由此变得激烈起来,而监管的真空更助长了这一行业的畸形繁荣。
 

在中国,代孕广告在很多地方的街头随处可见;网络上,代孕机构的推广更是铺天盖地。
 

地下代孕的蓬勃发展,也催生出包括体检、取卵、捐卵、代孕等多环节的灰色产业链。一些随处可见的捐卵信息中,照片往往是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年轻女性,学历在大专以上,亦不乏在校学生。
 

代孕在中国虽没有法律禁止,但有违政令,代孕公司游走在法律边缘。但由于代孕市场的地下状态,这一市场的规模和从业者数量都难以统计。《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曾指出,中国约有千家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成规模的约有二三十家。
 
 
 
  
  

 
  
 
 

代孕的法律困局
 

1988年6月7日,中国首例供胚移植试管婴儿罗优群降生,其精子、卵子全部来自于父母之外的捐献者。此后,辅助生殖技术及政策在我国经历了13年的模糊时期。
 

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及《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同时明确医疗机构违法实施代孕的法律责任。这成为中国代孕行业的一个重要节点。2003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准则》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再次明确规定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代孕技术。值得注意的是,原卫生部的部门规章仅是对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产生约束力。
 

虽然政策一再明确代孕的非法性,但并没有遏住代孕市场的利益追逐步伐,代孕仅是由公开转入地下,由正规医疗机构变成非正规的私立医院,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由于不孕率的上升,代孕市场非但没有收敛,而且大肆扩张。这个鱼龙混杂、乱象丛生的行业的蓬勃发展,也让代孕背后的伦理、法律冲突也日益加剧。
 

根据媒体的报道,武汉一家代孕公司每年要做上百个代孕单子,但每年要平息的较大纠纷就有一二十起:有代妈代孕失败要跳楼;有雇主中途反悔要退钱;有捐卵的女大学生带着男朋友闹上门;有频频威胁要去报案。
 

2008年,广西南宁市江南区法院曾审理过一宗因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纷案。当代孕婴儿的出世演变成一宗生意,“人”则成了一个交易工具。既存在一系列复杂的伦理争议,也容易导致下一代血缘关系复杂化。商业代孕的窟窿,也会被捅到难以弥合的地步。
 

处于灰色地带的代孕机构也常常存在被敲诈、勒索的风险。代孕机构内部制定的管理办法,以及与雇主签订的合同并不受法律保护,再加上代孕成功率本就不高,还有过程中容易出现医疗事故等,导致代妈和公司、雇主和公司之间纠纷不断。
 

高利润甚至吸引了公立医院出租科室开展非法代孕活动。2014年,武汉672医院出租科室给代孕机构牟利的现象被曝光。爆料人是一位多次代孕的女性。在最后一次的代孕行为中,怀孕200多天的她发现胎死腹中。由于频繁代孕,今后她可能无法生育。
 

据新华社此前的报道,针对乱象,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曾透露下一步将启动立法研究,推动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提高立法层级,加大对代孕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
 

事实上,“禁止代孕”在我国一度接近立法层面。继2015年4月起至12月底卫计委等12个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之后,“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它旨在通过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来严格、全面地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
 

这一条文在审议时引发业界争议。多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认为,“一刀切”禁止代孕不妥,公众舆论对此也是“一边倒”。
 

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删除了“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等规定。这一内容的删除,“代孕”被认为在法律层面上成为一个可以探讨、推进的问题。
 

最近,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高龄夫妇孕育难的问题逐渐显现,官方媒体近日刊文讨论是否可放开代孕,再次引发舆论热议。对此,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2月8日明确回应称,代孕是违法违规行为,下一步将继续严厉打击。
 
 
 
  
  

 
  
 
 

代孕在国外
 

由于代孕在我国被禁止或没有法律保护,海外代孕市场为中国有代孕需求者提供了另一条出路,美国、印度和泰国曾经成为中国人海外代孕最主要的选择。美国代孕的潜在好处是可获得美国国籍,印度、泰国代孕市场则以较低的价格吸引了大量国人涌入。
 

然而,随着跨国代孕风波的增多,泰国、印度、尼泊尔和墨西哥等地都已立法禁止女性为外国人代孕。
 

印度代孕市场,因为其低廉的价格、医疗证所水准高、英文水平、等待周期短以及对代孕母亲监管严格,一度成为全球代孕胜地。2016年,印度政府起草全面禁止商业代孕的法律,规定代孕将只对结婚5年以上的印度不孕夫妻开放,且代孕者必须为契约夫妻的家属。这也意味着印度这个“代孕天堂”开始向有需求的外国人关闭大门。
 

同样有着“代孕之都”称号的泰国,受到多起跨国代孕风波的影响,在2015年7月30日正式生效了严厉的《代孕法》(全名为《保护以辅助生殖技术生产婴儿法》)。该法律规定,寻求代孕服务的夫妻应为泰籍,若夫妻双方有一人为非泰籍,则两人结婚时间应不少于3年。也就是说,自此外国夫妇前往泰国寻求代孕服务属于非法行为。另外,根据该法,寻求代孕者应为符合泰国法律规定的“由男女结合成的夫妻”,鉴于泰国并未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因此同性配偶也无法在泰国代孕。《代孕法》还对代孕者做出了严苛的规定,比如代孕者必须是寻求代孕夫妻的亲戚,但不能是他们的母亲或直系后代;代孕者必须年满25周岁,生育过一个以上的孩子并得到丈夫的同意。如果代孕母亲违反法律,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和至多20万泰铢(约合3.54万元人民币)罚款。
 

美国代孕已形成产业链
 

在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有超过3.5万名婴儿是通过代孕生育的,面对巨大的代孕需求,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末诞生了商业代孕。中国人赴美寻找代孕绝大多数集中在美国加州地区,因为在这里代孕合法,并且有着丰富的华人资源。
 

1987年,被广泛关注的新泽西州M婴儿案掀起了美国各界对商业代孕的反思和讨论。当时,一名委托代孕的男子起诉要求代孕者按照合同约定交还婴儿。此前,该女子由这位男子花1万美元雇来代孕。但是,当这个小生命降临时,代孕者却萌生了留下孩子的念头,于是乘飞机前往佛罗里达州,并以自杀和伤害孩子相威胁。后来,这位代孕者通过一系列的上诉,恢复了部分权利。据报道,其间这名代孕者所花费的法律服务费用为25万美元。
 

至今,美国代孕历经30年的产业化发展,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13个代孕合法州对代孕进行详细的法律规定来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比如依照法律,代孕者必须没有犯罪史;必须通过有无吸毒、喝酒、吸烟的测试。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还要求,每一位代孕者必须在代孕前接受心理评估、性格测试和传染病检查。如果是已婚女性,她的配偶也将接受传染病检查,他们的血液样本将通过各大医院和诊所直接送检。如此严苛的排查避免了疾病以母婴传播的形式带给婴儿的可能性。该机构不仅对代孕者有着严格的审查,对卵子捐献者也有着相同的筛查要求。这样既规范了商业代孕的市场,又保证了新生儿的健康。
 

在美国,如果没有以上每一步的确认证明而开始代孕,被视为非法。
 

从法律上,美国代孕法明确规定代孕所生的孩子依照协议,在任何情况下都完全属于委托客户,这也从根本上杜绝了像中国非法代孕中经常出现的孩子归属权纠纷问题。在代孕合法州,孩子出生后就可在出生证上直接写上委托父母的名字,从而避免了繁琐的收养手续。
 

另外,代孕法还要求委托客户的资金存放于托管账户内,代孕机构、代孕者、医院均没有权利来支配客户存放在该账户里的资金,律师依照协议和法律定期从账户里提取一定金额发放给代孕者,如果妊娠中止,则剩余费用退还给客户,这从根本上保障了客户资金的安全。
 

尽管,美国从事相关业务的诊所、医生和机构数量激增,但代孕仍备受争议。反对者主要关注代孕者健康问题、代孕者中途被客户抛弃或胎儿存在严重生理缺陷等案例。堕胎政治也对代孕构成了严重威胁,因为代孕通常会涉及怀双胞胎或三胞胎的问题,这就有可能进行选择性堕胎。
 

多数国家禁止商业代孕
 

到目前为止,世界多数国家依旧严格禁止代孕。大部分欧洲国家立法禁止代孕行为,其中包括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
 

1989年,德国出台了《收养子女居间法规定》,代孕母亲使用自己的卵子为他人生育或者委托夫妇使用自己的精子、卵子培养胚胎,寻找代孕母亲为其代孕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应被禁止。后来,德国在1991年的胚胎保护法中通过对胚胎的保护性规定,间接表达了禁止代孕的态度。
 

在法国,1991年最高法院根据“人体不能随意支配”原则,颁布了禁止代孕的条例,并在1994年通过了生命伦理法律,全面禁止了代孕的做法,组织、策划代孕的协会或医生将面临3年监禁和4.5万欧元的罚款。此外,即使那些不育夫妇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寻找代孕母亲并顺利得到与之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出生在国外的孩子也无法获得法国国籍。
 

在瑞士,所有形式的代孕和借腹生子行为都是法律禁止的。即使在国外签署了代孕协议,根据法律,瑞士官方也无权认可。此外,所有瑞士大使馆也无权为代孕母亲生的孩子发放护照及旅行证件。
 

另外,在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除了塔斯曼尼亚州,其他州的非商业代孕都是合法的,但是商业代孕是违法的。雷恩的妻子莎尼先天不孕,他们与莎尼的姐姐莎伦达成协议,欲借莎伦的身体为他们生育孩子。于是,雷恩夫妇的受精卵被植入了莎伦体内,十月怀胎后生下了男孩汉米什。但据澳大利亚15年前的法律,生下孩子的母亲才是孩子的合法母亲,而提供基因的母亲不是合法母亲。2000年8月,澳大利亚立法委员会终于修改了有关条例,允许非商业性借腹生子的父母成为合法父母。法律修正案通过后,雷恩夫妇终于成为借腹所生孩子的合法父母,也成了澳大利亚非商业性借腹生子法律生效后的第一对夫妻。
 

在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不仅商业代孕是违法的,这项禁令也延伸到了海外。那些企图通过到海外旅行,并寻找代孕者的夫妻将有牢狱之灾,或者是要交大笔的罚款。但是非商业性的代孕是合法的,而且为怀孕中的妇女支付合理的费用也是可以的。
 

而在日本,法律对代孕没有严格规定,因此这个话题在日本还充满争议。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是,2003年日本艺人向井亚纪到美国寻求代孕,但是孩子生下来以后,日本地方政府却不给孩子上户口。此外2011年1月份,日本自民党的议员,前邮政大臣野田圣子在美国实施了代孕,并宣布孩子成功降生。由于代孕涉及到儿童福利,代孕者的权益以及生育风险等诸多问题,日本社会对是否出台法律禁止代孕展开过激烈的争论。
 

代孕,在有些国家明令禁止,而一些国家则开“绿灯”,如欧洲国家比利时、荷兰、丹麦、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和希腊允许代孕。
 

不管法律是否允许,代孕已经成为各国都无法忽视的社会现象。现代医学技术给生育困难群体带来了希望,也无可避免地带来了一系列法律、道德、伦理、社会问题。而这些也恰恰是决定代孕合法与否的关键。
 
 
 一次选择,终生信赖。哈啰代孕,祝您好孕。 欢迎致电或加微信:175-2151-6493(电微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