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
搜索

代孕:法律不禁、政府不允的尴尬处境

2018-12-21 11:41      来源:哈啰代孕
庞大的不孕不育患者和失独群体,被认为是代孕存在的基础,这两个群体目前并无准确的统计数据。2012年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调查显示,中国不孕不育患者超过4000万人,占育龄人口的12.5%。


但不孕不育的解决途径有药物治疗、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代孕并非唯一选项。


代孕处于灰色地带,也很难统计代孕人数。AA69 代孕网自称是中国首家代孕网,其网站声称自2004年创建开创中国代孕行业,已成功诞生1万余名婴儿。


《辅助生殖办法》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2003年原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也明确规定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代孕技术。


一些从事代孕中介的公司认为,上述规定只是行政规章,在法律层面并未禁止代孕,且行政规章只约束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对个人和中介机构从事代孕并无明确禁止。


AA69代孕网一名工作人员发来的文件显示,该公司是唯一一家可提供高端医疗合作的中介,具有超高安全性和精细化后勤管理的代孕机构。代母集中居住在“中高档小区”,怀孕过程的各种突发情况都有成熟解决方案,“有24小时工作的管理人员,每天监督代母的日常生活”。因有众多假冒该公司的中介,客户会与董事长吕进峰当面或视频签约。


该公司的收费套餐分不同情形。比如65万元起步的包成功包风险套餐,根据付款次数和身体条件不同分档,最高付135万元。所谓的包成功承诺,指两年内和三个试管婴儿周期内保证协议指定的精、卵供应方生产符合出院健康标准的一名婴儿,但因客户精、卵供应方的基因缺陷引起婴儿先天疾病除外,否则AA69退还客户已付款项。另外,还有36万元起步的全委托不包成功不包风险套餐。


上述承诺对生育来说,风险因素依然不可测,最简单的可能——被集中管理的代母逃跑怎么办?因此,AA69在36万元的套餐中注明,如代母在怀孕期间失踪,退款60%给客户。


代孕在中国虽没有法律禁止,但有违政令,代孕公司游走在法律边缘。这让许多代孕需求者觉得没有法律保障,转而寻求境外代孕服务。


遭受生育苦恼的刘琳(化名)求子多年未成,最终选择赴美代孕。帮助刘琳完成代孕的是英医院生殖中心。这家生殖专科医院主做试管婴儿,在日美有诊所,在美国有代孕中介合作伙伴,2012年进入中国,成立北京代表处。


该处医疗助理Claire称,近两年随着二胎政策放开,去美国做代孕的客户逐渐增多,“2012年时也就两三个客户代孕,到现在代孕的累计约50位”。代孕的需求者年龄在35岁-45岁之间,有一定经济基础,多有子宫疾病不能生育,也有人想生二胎,但不想花时间辛苦怀胎就找代母替。“有客户称,我付钱,你们把孩子给我接回来就行。” Claire说。


还有一些中国客户直接到美国找代孕公司完成代孕。董明兆(Mingzhao Dong)在圣地亚哥的代孕公司Conceptual Options工作。


董明兆称,美国各州的法律不同,加州早在1993年就明确代孕合法,且法律最为宽松,对代孕需求者如异性伴侣、同性伴侣、未婚男女都没有限制,是美国最大的商业代孕州。


即便加州环境比较宽松,代孕公司还是会偶尔收到对代孕的抗议——为何不领养,而要代孕?


该公司自1999年成立已完成超过1400个代孕案例,2002年左右,来自全球各地的客户快速增长,该公司因此聘请了中文、法文、德文等翻译员工,这些地区是其目前最主要的客户来源。


“来自中国的客户从2008年的约1%增长到现在的40%,多为公司老板,最近也有一些白领雇员和金领雇员。”董明兆说。个别来自中国的富豪客户,进出诊所会包下整个诊所、或者约试管医生在酒店房间见面,以免被人认出。二胎开放之后,大龄父母的申请变得更多。“失独群体应该是我们的客源之一,但客户通常不愿谈起这些。”


刘琳的代孕过程在加州完成,新生儿快出世了,她还未见过代母本人。此前挑选代母和与代母的产检等联络,均通过网络完成,签订移植合同也通过网络和视频录像完成,有中介把关。


Claire介绍,加州代母资源丰富,且代孕操作的流程健全,双方签订合同后有法律制约和保障。比如,从签订合同起,有代孕律师介入。代孕需求方付给代孕中介的费用,其中一部分存在信托基金账号,代母产检、加油等费用以报销的方式从中扣除。合同对代母的约定详细,怀孕期间不能涂指甲油、不能抽烟喝酒,如果代母流产,休息三个月后再次移植。代孕中介对代母的筛选和第三方调查严格,约2%、3%的申报者才能成为代母。代母也会挑选客户,“双方没有眼缘或者客户架子太大,代母会拒绝合作。”


一次代孕,代母除了产检等费用外,大概能拿到3万美元起的基本收入。


“对代母的要求之一是具有自我献身助人的心,金钱是代母做代孕的原因但不是主因。”Conceptual Options公司的董明兆称,这也是对代母心理检查最重要的一点,不然代母一旦有工作或者家庭变动,金钱压力骤然降低,反悔退出对准父母和公司的影响非常大。代母退出,虽然按合约要退回准父母款项,但其实非常难要回,打官司也耗时。“有时公司会先扛下亏本退回准父母费用。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加州,代母申请要经过四大关口——背景调查、医疗历史、心理检查、体检药检。中介的服务自然转嫁到客户身上,赴美代孕10万美元以上,另外考虑实际花销、代母经验、双胞胎上浮,及一个周期的试管费用为2万-3万美元等,一般需要10万-20万美元。


在中国,从事代母的不少为经济所迫。《财经》记者联系到的几名代母,她们都直接表示缺钱。一名没有加入中介机构的代母称,“不是迫不得已,谁做这个。”她自称已帮人代孕一次,收费30万元,正在寻求下一个客户。“签合同其实没用,还是看双方诚信。”

像她这样在网络发布个人代孕和求代广告的并非个例,问及代孕失败的可能和风险,她们并不主动作答,有的会说“那就再来一次”。

一次选择,终生信赖。哈啰代孕,祝您好孕。 欢迎致电或加微信:175-2151-6493(电微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