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
搜索

代孕背后的爱与殇

2018-10-31 13:57      来源:哈啰代孕
朋友小莲怀孕了。

但孩子不是她的。是广东另一对夫妇的。

坊间管这种生理变化,叫做“代孕”。

讲得通俗一点,就是“借腹生子”。

操作过程如下:将不想生育、或不孕不育夫妇的受精卵,植入代孕方的子宫,由代孕方为他们完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生理过程。

小莲,便是上文提到的代孕方。

这对广东夫妇,本已育有一子,目前正在北京就读某大学。

二胎政策的开放,让他们有了“再拼一个”的想法。

但是,备孕两年,始终无果。

按照医生的意见,妻子年龄过大,且现在患有原发性高血压,不适合生育。

于是,夫妻二人找到代孕中介,等了四个月,才等到愿意“出租”子宫的小莲。

目前,小莲怀孕27周,合计收到67000元的服务费。

按照代孕行业的“商业惯例”,中介对服务费实行 “分期付款”。

下面,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付款的。

从签订代孕合同开始,每月支付2000块的工资,发到胎儿出生为止。

胚胎移植成功,检测到胎心后,发2000块胎心奖金,2000块孕妇装购置费,3000激素针补偿费。

满12周付佣金16000元,满20周付佣金32000元,满28周付佣金32000元,满32周付佣金32000元,生完付剩下的48000元,合计佣金16万。

中介还为代孕者提供各种“人道主义”的福利:剖腹产补贴20000元,双胞胎补贴20000元,产后红包10000元以上,喂母乳15000元/月,双胞胎母乳喂养费翻倍。

自签订合同之日起,包吃包住,中介统一将不同的孕妇安排在其租用的套房中居住,饮食均有保姆照顾。

也就是说,如果孩子顺产出生,小莲能得到共计16万的佣金,加上孕期工资18000元(由于是试管婴儿,因此,代孕实为怀胎九月)和各种补贴,小莲将可以得到约195000元的服务费。

因此,中介支付给小莲的子宫月租费约为21600元。

一个月21600块的子宫出租费,多吗?

相比于三四线城市普通工薪阶层的工资,这确实不算小数目。

然而,和代孕隐藏的风险相比,一个月两万块的子宫租赁费,又显得微乎其微。

但是,中介在介绍“代孕”项目时,却对风险轻描淡写,一句带过。

中介会不断问你,你一个月打工才多少钱,生孩子是每个女人一生的必经之路,如果你没经历过,提前生生又何妨?

如果你已经生过了,那再生一次又何妨?

许多尚未结婚生子的女性,正是轻信这种说辞,在金钱的诱惑下,决定走上代孕这条道路。

小莲,便是其中之一。

中介对小莲说,做代孕可以“赚大钱”,全程有保姆伺候,不用花她一分钱。

即使流产了,也不用支付任何手术费,稳赚不赔。

他告诉小莲,与其结婚后为婆家生孩子,生完还得当免费保姆,还不如拼一回,让自己的银行卡存款飙升六位数。

一年之后,失业三个月的小莲再次交不起房租。

于是,21岁的她,决定去生一回孩子。

有些中介,甚至会鼓励有意向的女性多次代孕。

据小莲所知,确实有人通过多次代孕,获得不菲收入。

那么,中国地下代孕市场是如何形成的?

供需关系。

中国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已为历史最高,很多人“不能生”。

北医三院院长、生殖医学中心乔主任称,在国内,通过代孕生孩子的家庭,90% 是因为“不能生”。

按照最新统计数据,中国不孕不育的发病率高达15%。

其次,截至2017年,中国失独家庭达100多万户。

而这些失独父母,大多都已失去生育能力。

在独生子女因故去世后,很多失独父母便放下工作,全身心投入到造人的“事业”中,这直接导致代孕服务的需求量增大。

2015年,二胎政策的开放,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许多有经济基础的夫妇,错过生育最佳时期。无奈之下,代孕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但这种行为风险重重。

代孕不仅在道德上,无法让公众接受。

从法律的角度上看,代孕实现合法化的地方也很少。

纵观全球,大部分国家都明令禁止商业代孕,比如中国、澳洲、英国、法国、荷兰等。

而在新加坡,任何形式的代孕都是被严格禁止的。

即使是在最自由、最民主的美国,也只有部分州政府承认代孕的合法性。

那么,代孕的坏处有哪些?为什么它无法得到政府和公众的认可呢?

1. 代孕对胎儿不好

代孕,需要使用“试管婴儿”技术,即在人工控制的环境,完成体外受精过程。

这种人为干预,会使精子失去优胜劣汰的竞争机会,这会导致存在缺陷的Y 染色体,被遗传下去。

为了保证成功率,医院通常采取多胎妊娠,这会进一步加大受精胚胎的残缺、早产发生率。

胚胎移植之前,还必须向代孕妈妈注射大量黄体酮,以抑制子宫活动,使受精卵成功植入,并产生胎盘。

然而,大量黄体酮也会导致胎儿脊柱、肛门、四肢等发生畸形,致畸率是正常怀孕的8倍。

很多委托代孕的人,都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这只是小概率事件。

然而,只要遇到一次,这对当事人家庭而言,便是一生的灾难。

贵州的林女士,便是一个例子。

林女士结婚多年,一直不孕。

就在她准备做试管婴儿时,医生却告诉她,由于她存在单角子宫,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很低。

随后,她去国内外多家医院进行复诊,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

无奈之下,她找到武汉一家地下代孕机构。

尽管有朋友提醒她,地下代孕机构不靠谱,但求子心切的她,还是决定铤而走险。

历经各种曲折,最后,代孕方成功在柬埔寨,为林女士诞下一子。

不料,孩子回国不久,便出现脑萎缩、脑积水的症状。

林女士花了将近200万,始终无法使孩子痊愈。

由于孩子的病情和其他原因,林女士已和丈夫离婚。

这次代孕经历,也对林女士的一生造成不可恢复的影响。

2. 对代孕方不好。

代孕采用的多胎妊娠,会导致妊娠合并症更容易发生。

更可怕的是,妊娠合并症并不会随着孕期结束,而彻底消失。

有的病症,会跟随女性一生。

由于代孕女性并非自然怀孕,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会比正常孕妇大得多。

如果中途由于胚胎不好,代孕失败,代孕方必须面临流产。

和小莲住在同一套房子的孕妇阿芬,便是一只替罪的羔羊。

委托她怀孕的,是来自深圳的陈氏夫妇。

在此之前,由于胚胎发育不好,妻子陈某已经被人为终止妊娠三次。

夫妇二人并未对此隐瞒,但是考虑到他们出高价代孕。而且阿芬认为,自己比陈某年轻,子宫条件比她好,因此,她还是决定搏一搏。

起初,胎儿发育良好,阿芬暗自窃喜。

因为等到胎儿出生,她便能比普通的单胎代孕者多赚五万。

但是,在28周产检时,阿芬被告知,胎儿已停育,必须实施引产。

引产手术过程疼痛无比,阿芬说,比她当初生自己的孩子还要痛。

更令她感到难过的是,中介以胎儿在28周前停止发育为由,拒绝向阿芬支付满28周应付的佣金32000元。

因此,阿芬怀孕六个月,实际得到的服务费合计为67000,平均11000元/月。

阿芬引产完后,听说中介拒付28周的佣金,气得大出血,并出现出血性休克。

通过医生全力抢救,方才逃过一劫。

而对有的人来说,流产一次,便足以夺走她的生命。

有的人会说,阿芬完全可以通过起诉,获得赔偿。

但是,由于中国法律禁止代孕,因此,代孕合同规定的代孕方权利不受法律保护。

也就是说,即使阿芬成功生下孩子,若中介拒付服务费,阿芬也无法通过起诉,追索服务费。

这就是以身试法的代价。

3. 伦理危机

按照卵子的来源,代孕分两种:普通代孕和借卵代孕。

普通代孕,即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将不想生育、或不孕不育夫妇的受精卵,植入代孕方的子宫。

由于孩子具备委托方夫妻双方的基因,法律可以判定,这个孩子是委托方夫妇的婚生子女。

而借卵代孕,则是将委托方丈夫的精子,和其他女子的卵子,结合成受精卵,并植入代孕方的子宫。

按照法律规定,这种类型的“代孕子女”便属于“非婚生子女”。

假设,小明和小红是一对夫妻,小红无法提供优质卵子。

于是,小明找阿红购买卵子,并租用老红的子宫,进行代孕,生下小小明。

按照法律规定,通过“借卵”代孕的方式,生出来的小小明,他有三个妈妈:即小红、阿红和老红。

也就是说,即使小小明由小明和小红抚养,但是,阿红和老红也应承担小小明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到他成年为止。

由于我国尚未确立完善的代孕法律体系,并且,商业代孕纯属非法行为,因此,若发生纠纷,法院很难作出公正的判决。

4. 捐卵危害

在借卵代孕中,“借用”的卵子可以源自负责代孕的女性,也可以是其他人。

由于卵子需求量太大,而通过合法的供卵渠道,能获得的卵子又太少,在利益的驱动下,催生了捐卵黑市。




各大商场、妇幼保健院卫生间充斥的捐卵广告,以及大学城的“捐卵”牛皮癣,都昭示着,捐卵黑市的猖獗。

在地下捐卵市场,供卵有年龄限制,一般为18-26 周岁。

少女们成群结队,和中介签订非法“供卵”协议。

在来大姨妈的第二天,她们便被带到陌生的地方,连续十多天,身体被注射大量激素。

给她们注射药物的,通常是无医师执照的“江湖郎中”,甚至是中介亲自操刀。

而且针筒里面装的,究竟是激素还是其它药物,她们也完全不清楚。

随后,她们的眼睛被蒙上,手机被收缴。

排排站,如罪犯般,一个接一个地被装入面包车。

面包车将她们带到破旧的民宅,有时,是简陋的出租屋。

那里有着简陋的医疗设备,还有一个巴不得一下子从她们身上,取出二三十颗卵子的“医师”。

待面罩被揭开,少女们已经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她们也会感到害怕,也会想过退缩。

然而,想到身体里翻涌的大量激素,她们只能选择继续。

于是,她们赤裸身体,让一根取卵针,夺走她们的贞操。

有时,她们会被全程麻醉。

在这种情况下,别人对她们身体做了什么,她们丝毫不清楚。










▲就是这个针头会穿过捐卵人的阴道壁到达卵巢

有时,中介甚至不使用麻醉。

疼痛感,将伴随整个手术过程。

而这些少女加入浩浩荡荡的“卖卵大军”,仅仅是因为几万块的报酬。

实际上,大部分卖卵的女孩,一次只能得到一万多的报酬。

中介声称取卵一次,最多可以赚五万。

然而,这个价位,是针对身材好、脸蛋俏、皮肤白的女研究生。

而出卖自己卵子的,大多数是大学生、刚出来工作的女性,有的甚至还在读高中。

中介会告诉你,捐卵对身体完全没有伤害,反正你来大姨妈,每个月都要排卵,不捐也是浪费。

他们还会告诉你,取卵一点也不会痛,不过是针挑一下,或者是用手轻轻捏一下皮肤的痛。

很多中介都会引用徐静蕾“取卵不痛,无风险”的说辞,劝服有意向的女性。

然而,他们对取卵的危害,却只字不提。

按照自然规律,女性每个月随月经排出一到两枚卵子。

在捐卵之前,中介会实施激素促排,一次至少会取10个卵子。

“生殖无知”,让很多女性认为,自己的卵子取之不尽,不利用它赚钱,实在可惜。

她们不知道,排卵的结束,意味着绝经期的到来。

而提前过度透支卵子,违背女性身体的发展规律,这会让年轻女性面临诸多疾病。

来自杭州的女生甜甜,就深受其害。

她捐卵的时候,仅仅18岁。

甜甜的长相身高属中上水平,但只有高中学历。

中介对购买卵子的客户谎报甜甜的学历,说她是一名大学生,最后,甜甜的卵子价格开到三万一。

中介告诉甜甜,一次手术最多取12个卵子,但实际上,甜甜并不知道自己被取了多少个卵子。

在取卵之前,甜甜连续十天,被注射大量激素,以促进卵泡成熟。

随后,在居民楼里,由无执照医师为甜甜完成取卵手术。

医生使用取卵针,经阴道穿刺成熟的卵泡,吸出甜甜的卵子,这就是所谓的“打洞取卵”。

手术全程无麻醉,甜甜痛苦不堪。

更可怕的是,取卵之后几周,甜甜的卵巢便长了两个十公分大的囊肿和很多小囊肿。

医生说,这种黄素化囊肿的产生,是由于中介对甜甜使用了超促排卵技术。

甜甜不得不依靠手术,取出囊肿。

通过取卵手术,她赚了三万一,但是,囊肿手术却花了她三万元。

很多女孩在捐卵之前,并不知道其中存在的风险。

盲目促排卵,危害极大。

重者,会出现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

年纪小于30岁、取卵个数超过20个的女性,极有可能发生这种病症。

2017年,26岁的陈小姐和中介达成卖卵协议。

在打了11天的促排卵针后,陈小姐成功卖出卵子,并得到12000元的报酬。

然而,由于子宫和卵巢内充满激素,导致其产生腹水,她的肚子肿得像怀有五个月身孕。

卵巢,是令女人青春常驻的宝盒。

它不仅产卵和排卵,它分泌的各种激素和生长因子,还能使你焕发青春光彩。

若为了蝇头小利,任由他人以粗暴的方式,摧残自己的卵巢,那最终受害的,还是捐卵者本身。

违背自然选择规律的代孕,就如违背交通规则的无照驾驶,不符合资质,却硬要上路。

虽然出现事故并非必然,但是,一旦发生这种小概率事件,那对当事人而言,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最后,期望在不远的将来,国家能出台完善的代孕法律规定,以保护未成年“代孕子女”的权利。

因为,生命不论出处,每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一次选择,终生信赖。哈啰代孕,祝您好孕。 欢迎致电或加微信:175-2151-6493(电微同号)